奥古斯特・桑德

20世纪的人们,德意志的面孔与奥古斯特·桑德

王一男 | 编译

没有什么比那些种充斥着技巧,造型及特效的甜腻照片更让我讨厌的。请允许我对这个时代与这个时代的人们保持真诚
— 奥古斯特・桑德

奥古斯特·桑德

1910年当桑德为他的“原型计划”拍摄的时候,摄影是个新兴事物,还远不能成为一门艺术只能当做一个糊口的营生,但是桑德却已奠定了他专业摄影师的地位。在当时主流的绘画主义摄影美学的影响之下,摄影师们用尽一切办法把他们的照片处理的更像绘画。而桑德在进行了一系列的成功的暗房实验之后,打破了这一美学准则。他抛弃了富有油画味道的凹凸布纹放大纸和放大之后的上脂处理,转而采用了在工业制图领域才使用的顺滑的光面相纸,因此他制作的照片极其富有细节,并与他早期的那些软昧的肖像作品形成了鲜明对比。技术上精确的把控,直截了当的摄影视角和自然光的使用都成为了桑德自己独有的摄影技法,这些技法贯穿了他的摄影生涯,并成为他的核心艺术观---坦诚地记录他所处的时代和人们。

搬砖工 Handlanger (Bricklayer)

奥古斯特·桑德,德国肖像与纪实摄影师,被誉为“20世纪早期最重要的德国摄影师“。桑德出生于1876德国的黑尔多夫,19世纪末期的欧洲工业革命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整个欧洲正在经历一个转折的年代---在机器的轰鸣声中人们正在向几千年的农耕文明挥手作别。在桑德出生前50年,相机作为工业革命的产物被创造出来。桑德的父亲是个木匠,他们一家生活在黑尔多夫的矿区。在矿区长大的桑德年轻时并没有什么选择,他像村里的其他年轻人一样成为了一名矿工。在矿上时间长了,他结识了矿业公司的摄影师。之前桑德一直觉得相机是个神秘的东西,就像是一魔法盒子,当他透过”魔盒“的取景器看到对面的时候,就好比我们现在戴着谷歌眼镜在特斯拉里玩VR游戏的感觉,少年桑德就像其他的孩子一样是无法拒绝的。摄影在当时就像泥瓦匠一样是一门营生,拜师学艺是唯一接触摄影的方式,因此他成为了矿业公司摄影师的助手。学成之后的桑德管叔叔借了钱买了属于自己的摄影器材并建起了自己的暗房。1897年桑德被征召入伍但在军中还是继续担任摄影助理一职,退伍后他来到奥地利与人合开了一个照相馆,桑德的在经商上还是很有天赋的,通过拍摄身份证照片大赚了一笔,不久照相馆也由合作经营变成了桑德独营。7年之后,33岁的桑德带着钱从奥地利的乡下到科隆开办了一个新的照相馆。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大城市浑浊的空气往往造就了大批的艺术家和先锋理念。桑德在科隆就这样偶然碰到并加入了一个激进的艺术家团体---科隆进步组织。彼时的欧洲大陆,艺术观念的创新正随着机械制造业的发展一同不停的进行着自我颠覆,科隆进步组织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里面被称为“最具前瞻性的新客观主义艺术组织”。桑德受到新客观主义的思潮影响,很快便完成了他的第一次艺术尝试。1927年与他的朋友,作家路德维希·玛莎用了三个月时间横跨意大利的萨丁半岛并拍摄了500余张照片。在第一次颇具成功的探索之后,一个雄伟的计划正在桑德的头脑中慢慢酝酿,桑德不满足于采风似的创作,他想为这个时代留下一份见证,为德意志民族用影像书写一篇历史。1929年桑德开动了摄影史上划时代的工程---“20世纪的人们”。

青年农夫 Young Farmers

桑德的创作理念起初是通过“家庭影集”的方式为他家乡的人们拍摄肖像。在他早年的影像当中,他回到他的家乡韦斯特瓦拍摄了大量关于家乡农民的照片,这些照片当中的人物都与桑德有着较为亲密的关系,在拍摄过程当中桑德依照他们所从事的职业把这些乡里进行了分类。从桑德的照片当中可以看出,分组与群像的拍摄方式为他的艺术理念及后续的创作定下了基调。在他的作品中,家乡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以独像,双人像或群像的方式被体现。这些被摄者无言静立,通过他们的表情,站姿,手势,衣着乃至配饰向镜头诉说他们自己的故事。桑德把他镜头前的每一组被摄者都当做一个整体来呈现在观众面前,他充分地营造出了被摄者们生动且独有的气质形象和他们每个人身上与众不同的细节。他的作品是一个对于不同人群的写照,如同他照片的名字,农夫(The Man of the Soil),智者(The Sage),哲学家(The Philosopher),农夫和他的妻子(The Farming Couple)。桑德的作品在当时更是毋庸置疑地助长了大众对于“人相学”的兴趣,因为人们可以不在凭借记忆或者绘画而是通过真实的照片来再度观察一个人。与此同时,桑德能够对他的被摄者在交往过程中设身处地倾听以及尊重对方的心声与想法才是他作品中最至关重要的,他没有把他的想法强加给任何一个被摄者,而是任由他们自己在镜头前展现一个真实的自我。

铁路工作人员 Railway Officials

随后桑德扩展了他的创作理念,他踏遍全德国的土地用坦承的影像记录下这些来自不同阶层的人们。这些照片被分为7大类,农民(The Farmer),手艺人和商人(The Skilled Tradesman),女人(The Woman),各行各业的人(Classes and Professions),艺术家(The Artists),城市(The City)与没有未来的人(The Last People),以及一些社会边缘人物。这些被桑德所记录下的人物涉及到了整个德国社会的各个角落,从农民到实业家,吉普赛人到政府官员,从权贵到乞丐。在某种意义上,他的的每一类照片,每一个被摄者都反映了处于经济与社会巨变中的德国对于未来的一种可能。德国历史学家戈洛·曼在给桑德的书“不戴面具的人们”(Men Without Masks)的序言中写到“在两次大战当中这朦胧昏黄的时代,一阵清风吹散了,所有的物欲与不安”。

卖火柴的人 Match-seller

镜头后的巴尔扎克

1927年,与一群来自科隆的艺术家一起,桑德在科隆艺术家联盟的展览中独自展出了他一百多张作品并命名为:“20世纪的人们:摄影艺术在文化领域”。此次展览收到了出版界的好评,其中一个评论家说到“桑德是摄影界的巴尔扎克”。这个展览结束后不久桑德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我们这个时代的脸庞”。德国小说家,散文家阿尔弗雷德·德布林为新书作了序,书中共收录了60张照片,其中一些来自于他早期的“原型计划”。此时的桑德已被认为是德国摄影界的权威,并且在1931年,他主持了一系列以“摄影的本质和发展”为题的广播讲座。1936年刚刚掌权的纳粹政府认为这些照片体现出了德国社会的的混杂性而非亚利安民族的纯粹性,所以纳粹党甫一上台就捣毁并查封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面孔”的印版并没收了所有的书籍拷贝。

警察 Police Officer

十年之后,桑德的儿子京特·桑德挑选并整理了231张他父亲的照片,其中包括4张景观照片用于发表“不戴面具的人们:德国的面孔1910-1938”。在桑德儿子的努力下使得这些照片又重见天日。1959年11月,初创的德国DU杂志刊载了40张精心挑选的桑德的照片,和一篇专题文章“摄影师奥古斯特·桑德:德国的人们”。桑德死后8年的1972年,他的儿子以超大尺寸出版并打印了他父亲的照片,同年曼海姆艺术家协会为奥古斯特·桑德举行了同名展览。1997年桑德的孙子格尔德·桑德担任策展人,从他祖父的作品“不戴面具的人们”中挑选了5张照片,在伦敦的“国家肖像画廊”举办了一场名为“奥古斯特·桑德:‘摄影无影’(In photography there are no unexplained shadows!)”的展览。

部队身高差 Military Height Differences 

桑德毕其一生用他的才气与深情去描绘来自于他所处的时代的人们的面孔。与此同时,他又进行了大量摄影理念的探索---预测20世纪60到70年代观念艺术运动的降临,以及类型学摄影的趋势。美国评论家苏珊·桑塔格在她1997年发表的论文“摄影之上“说到,”桑德所拍摄的照片中的人们没有显示出太多的个人特点,因为他的相机是一个揭示社会面具之下人们面孔的工具。“

(本文部分内容翻译自荷兰Hauser & Wirth画廊)

Source: https://www.hauserwirth.com/hauser-wirth-e...